我爱论文网 >> 论文中心 >> 在校学习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调查与分析

在校学习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调查与分析

2017-11-12 03:00:14    作者:admin    www.5alw.com

                      作者:陈良英,郑玉仁,魏丽丽,朱丽霞 陈良英

【摘要】  目的 了解在校学习护理学专业学生评判性思维倾向,为制定高等护理教学策略提供依据。方法对在校学习护理学专业本科和专科830名学生运用评判性思维倾向测量表(CTDI?CV)进行问卷调查。结果 护理学专业学生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为(241.30±23.75)分,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总体水平中等;不同学历、年级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t=2.01,F=18.85,P<0.05),文理科学生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0.82,P>0.05)。结论 在高等护理教学中应加强培养护生的评判性思维能力。 
【关键词】  学生,护理;评判性思维;数据收集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critical thinking disposition of nursing students in orde to provide information for setting up nursing education strategies.  Methods California Critical Thinking Disposition Inventory (CCTDI) was used to survey 830 nursing students receiving specialty education or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Results The total CCTDI score of nursing students was 241.30±23.75, which was at medium level in general. The differences of CCTDI score between different academic backgrounds and grades were significant (t=2.01,F=18.85,P<0.05).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between students of liberal arts and science (t=0.82,P>0.05).  Conclusion Emphasis of critical thinking is recommended in higher?learning nur?sing education. 
    
  [KEY WORDS] student, nursing; critical thinking; data collection 
    
  评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也有学者译为批判性思维,是20世纪30年代由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提出并倡导的一种思维方式及教育价值观,评判性思维是对所学知识的性质、价值及真实性、精确性所进行的个人分析、评价、推理、解释及判断,并在此基础上进行合理的决策。20世纪80年代以后,评判性思维逐渐引入护理领域并受到了护理教育界的高度重视,许多护理学家认为评判性思维能力是高等护理教育毕业生应具备的能力,在护理教学中注重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培养具有重要意义[1]。为此,我们对我院在校护理学专业830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旨在了解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现状,为改进护理教学提供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我院在校护理学专业本、专科各年级学生共830人,其中专科534人(一年级252人,二年级282人),本科296人(一年级101人,二年级107人,三年级88人);男生37人(4.46%),女生793人(95.54%);平均年龄(20.0±1.6)岁;文科生466人(56.14%),理科生364人(43.86%)。
  1.2  方法
  1.2.1  调查工具 
  采用评判性思维倾向测量表(CTDI?CV),此量表是目前常用的中文版本的评判性思维倾向测量工具[2]。量表包含7方面的特质:寻找真相、开放思想、分析能力、系统化能力、评判思维的自信心、求知欲、认知成熟度。每个方面包含10个条目,1~6级评分,得分范围为10~60分,<30分表示负性评判性思维能力,30~39分表示评判性思维能力中等,≥40分表明在该特质有正性表现。量表总分为70~420分,≥280分表示正性评判性思维能力,210~279分表示评判性思维能力中等,<210分表示负性评判性思维能力。该量表的Cronbach′α值为0.90,各纬度的Cronbach′α值为0.54~0.77,内容效度为0.89[3]。
  1.2.2  调查方法 
  教师说明调查目的后,护理学生按照问卷要求,匿名填写,30 min后当场收回问卷,共发出调查问卷850份,回收850份,回收率100%,其中有效问卷830份,合格率为97.65%。
  1.2.3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 11.0软件包进行统计处理,结果以均数±标准差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方差分析。
  2  结果
  2.1  在校护生评判性思维总体情况及不同年级得分比较
    
  在校护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为(241.30±23.75)分,表现为中等水平。各纬度中认知成熟度得分最高,为正性表现;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得分最低,为负性表现;其他5方面特质均在30~39分之间,为中等表现。一年级学生的总分明显高于二年级和三年级,在各特质的比较上,除分析能力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外,其他6个方面比较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F=15.11~28.95,q=3.1~7.8,P<0.05)。见表1。表1  不同年级评判性思维倾向测评结果比较(略)
  2.2  不同学历学生评判性思维能力测评结果
    
  本科学生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明显高于专科学生,在寻找真相、分析能力、系统化能力、评判思维的自信心、求知欲、认知成熟度6个方面本科学生得分均高于专科学生,差异有显著性(t=2.18~2.65,P<0.05);在开放思想上专科学生比本科学生得分高,差异有显著性(t=2.52,P<0.05)。见表2。表2  不同学历学生评判性思维倾向测评结果比较(略)
  2.3  文理科学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测评结果比较
    
  文理科学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均在240分以上,表现为中等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其中在求知欲和认知成熟度上文科生高于理科生,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2.00、2.01,P<0.05),在其他方面文理科学生的得分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见表3。表3  文理科学生评判思维倾向测评结果比较(略)
    
  3  讨论
  3.1  在校学习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总体情况 
    
  王志稳等[4]研究显示,北京大学护理学院在校本科护生评判性思维总得分为289.50分;刘素珍等[5]研究显示,本科护生总得分为290.72分;李丹等[6]研究显示,中国医科大学护理学院高职护生总得分为284.22分。本研究结果显示,我院在校护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为241.30分(其中本科生为244.11,专科生为239.14),高于210分,说明评判性思维能力属于中等水平,但比上述院校护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得分低。我院为新办本科院校,开办护理学专业的时间比较短,与其他重点本科院校相比,办学的软件、硬件(如师资、教学经验、教学条件)、生源等各方面都相对比较弱,同时也可能存在课程设置不够合理和以教师为主、“满堂灌”的教学方法等问题。姚玉娟等[7]研究显示,临床实习护生评判性思维总得分为298.76分,明显高于我院在校护生。实践有助于思维技能的形成,而在校护生很少对所学的内容进行实践研究。因此,今后在校教育中应重点突出学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如增加实践课时,增加综合性和创新性实验项目,合理安排课间见习,加强实践基地的建设和临床带教老师的培养,进行案例教学、小组讨论、情景模拟等多种实践教学改革。本研究各特质表现中,开放思想和认知成熟度达到较高水平,其他几个方面得分较低,这与其他研究结果不尽相同。有研究显示,护生在开放思想、认知成熟度和评判性思维的自信心三个方面均达到较高水平[2,5]。而李小妹等[9]研究显示这几个方面水平较低。各个研究结果的不一致性可能是由于护生特质、课程、教师以及家庭社会环境不同造成的。我校护生的评判思维的自信心、求知欲、分析能力与系统化能力得分比较低(28.96~32.97分),可能与传统的教育制度有关,护生长期习惯于接受式学习,被动接受知识,只关心书面的正确答案,缺乏主动思考,分析、系统归纳能力较差。由于护生缺乏对护理专业的客观认识,选择护理专业不是源于自己的意愿,自身定位不准确,在校园内有不受重视的感觉,接触临床后与其他专业同学的角色差距,使得护生的专业价值观明显下降,表现为求知欲比较低,不太喜欢学习,形成恶性循环,使得护生评判思维的自信心大受影响。
  3.2  不同年级在校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的对比
    
  本文结果显示,不同年级在校护生的评判性思维倾向的总分大于210分,一年级学生的得分明显高于二年级和三年级,在各特质的比较上,除分析能力无统计学意义外,其他特质上一年级与二、三年级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这与有关研究结果相似,即高校护生评判性思维倾向随着年级的增高呈下降趋势,不同年级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各个特质有一定的波动[2,4,6,8]。这表明现在的大学教育在评判性思维能力培养上存在薄弱环节,甚至束缚了护生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发展,同时也说明评判性思维的培养在教学中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一年级主要为一些公共课程,学习相对比较轻松。二、三年级护生处于基础医学课和护理专业课相互重叠的阶段,涉及到的课程和基础知识多,学习任务重,考试相对集中,可能导致教师和护生疲于应付各种考试,没有充裕时间进行评判性思维课程的训练。教师习惯满堂灌地传播医学知识,而学生缺乏学习动机和学习的主动性,也愿意接受教师填鸭式的授课方式,学生关注的是成绩而不是学习效果,这些都对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培养起到了负面影响。同时,二年级的专科生、三年级的本科生分别进入临床见习阶段,更需要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参与,而目前的教学模式、方法尚不能根据临床课程的需要很好地进行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培养。因此,在向医学课程和护理专业课程过渡的过程中,应进行必要的课程设置改革,合理安排各年级的学习任务,同时改革专业课的教学模式和教学方法,长期坚持评判性思维能力的培养。随着年级的递增评判性思维能力总分降低,也可能与缺乏正确的专业价值观和专业信心有关。因此,应将价值观教育贯穿护理教学中,帮助学生树立正确的职业观,激发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我爱论文网(www.5alw.com)是国内顶尖的代写毕业论文,硕士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的服务机构,我们致力于为广大客户提供最优秀的毕业论文代写和职称论文发表服务!
下一篇:浅议推拿手法
版权声明
    凡本站稿件类型为“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我爱论文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协议授权,任何媒体、网站及个人均不得转载或以其它方式发表,违者必究。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